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首届印象派画展在巴黎举办。歌剧院、芭蕾舞、赛马场和林荫大道,巴黎的摩登生活在印象派画家们的笔下跃然纸上。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支持单位

法国驻广州总领事馆

主办单位

中共深圳市委宣传部

深圳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

承办单位

深圳美术馆

法国诺曼底绘画收藏协会

法国多维尔方济各会博物馆

法国阿尔蒂摄影协会

协办单位

北京文泽时代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中方策展人

李军

法方策展人

阿兰·达皮耶 安妮·玛黛-瓦什 席琳·埃纳尔斯汀

执行策展人

姜宛君 尹烨斌

第一章:场所精神:诺曼底圣地

1874年首届印象派画展在巴黎举办。歌剧院、芭蕾舞、赛马场和林荫大道,巴黎的摩登生活在印象派画家们的笔下跃然纸上。而在《日出·印象》这幅印象派得名之作中,莫奈却将目光转向了远在巴黎之外的海港—勒阿弗尔。清晨,在港口平静的海面上,一轮红日冉冉升起。跟随着莫奈的目光,我们来到了印象派的另一个重要发源地—诺曼底海岸。

诺曼底大区位于法国西北部,古老的塞纳河与现代化的铁路将此处与巴黎紧密相连。这里地势平缓,河网密布,北大西洋吹拂而来的湿润海风带来了波谲云诡的气象,沿海地带在海浪的冲刷下形成了形态各异的峭壁、细腻光洁的沙滩和航运优良的港湾,内陆地区则孕育着历史名城和质朴的乡野田园风光。

得天独厚的人文与自然地理条件使诺曼底成为彼时户外作画的艺术家们开展绘画试验的不二之选。艺术家们搭乘火车,背着新式画具与颜料来到一个个新兴的艺术圣地,他们直面阳光下的河流、海面、沙滩与人群,用灵动不羁的笔触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诺曼底印象”。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让·埃蒂安·卡奈克《鲁昂港》布面油画 25×35厘米 约1900年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欧仁·布丹《特鲁维尔的退潮,捕虾人》木板油画 23×35cm1879年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保罗·艾利·格涅兹《德兰格夫人肖像(摘鹅毛)》布面油画36×26.5厘米 约1912年

第二章:日出,日落:莫奈和他的伙伴

进入工业化时代,伴随着轮船、火车等新式交通工具的发明和现代化生活方式的出现,人们对时间的感受和认识逐渐发生变化。古典时期带有负面色彩的转瞬即逝的“印象”,到了现代时期一跃成为视觉关注的焦点。艺术家们开始对当下多姿多彩的日常生活和户外瞬息万变的自然现象产生兴趣,日出、日落间变幻无穷的光线与色彩渐渐映入他们的眼帘。

新式颜料的发明,便携画架的改良,色彩理论的创新,工业时代强劲的发明创造为艺术家们的户外创作推波助澜。莫奈从诺曼底波光粼粼的水面中提炼而出的观察眼光和创作方法使其成为印象派的经典代表,但印象派并不是一个人的印象派,在诺曼底海岸,莫奈与他的伙伴们肩并肩作画。

随着画家们从画室走向户外,从巴黎走向诺曼底,他们的画笔也日渐远离了学院派的传统。素描、透视、固有色,凡此种种学院派的陈规旧制逐渐被印象派画家们抛诸脑后,挥动在笔尖的是斑驳、跃动的色彩,呈现在画布上的是诺曼底的来往行人,四季风雨,昼夜晨昏。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克劳德·莫奈《艾特勒塔》布面油画 27×41厘米 约1864年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古斯塔夫·库尔贝《诺曼底海滩,暴风雨天》布面油画 28×40厘米 约1871年

第三单元:光影的诗:影像中的印象派

光,这一自创世纪起便在亘古的昼夜更替中生长万物的能量,在19世纪的欧洲大陆引动了两种崭新的艺术形式:摄影与印象派绘画。

古希腊语里,“phos”意为光线,“graphos”为写作,因而它们的组合“Photography”便是“光写”,阳光穿透摄影师的镜头,在暗箱的底片上,魔法般地书写出自然的模样。印象派绘画则是画家在户外的阳光下手眼相应,迅速调动调色板,将光线在视网膜上产生的印象以迅捷的笔触呈现于画布之上。我们惊奇地发现,“感光”、“曝光”,利用光线来进行创作,竟是摄影这一黑白的艺术和印象派绘画这一色彩的艺术的共同追求。

1839年摄影术诞生后,它便与画家的画笔在缱绻厮磨中相伴前行。巴黎、塞纳河、诺曼底留下了摄影师与艺术家们的共同足迹。盛夏的果园,幽静的河畔,落日下的帆影,海边嬉闹的人群,一个个光影流转的瞬间定格在摄影师的镜头,凝结在画家的笔尖。无人的风景流淌着静谧的诗意,海边的假日浮动着惬意的气息。时光深处那平凡而不经意的一刻,在底片中,在画布上,获得了超越自身存在的永恒。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费尔南·比尼翁《冬餐》银盐照片 16.8×26.3 厘米 1920年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查尔斯·德米利埃《收获》奥托克罗姆照片(现代冲印)9×12厘米 约1925年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查尔斯·德米利埃《鲁昂风景》奥托克罗姆照片(现代冲印)9×12厘米 约1925年

第四单元:风景新生:印象派以来

如果说17世纪伟大的法国风景画家克劳德·洛兰的理想风景画在18世纪英国的如画式风景中得以延续,在19世纪法国的巴比松画派唯美的田园风光中得到最后的回响,那么在这之后,它便再难觅余音。

诺曼底当之无愧地成为19世纪孕育欧洲风景画新生的摇篮。在一次次与阳光、河流、海浪和大地的触碰中,在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现代性眼光和发明创造中,在从摄影实践获得的启发中,束缚艺术家画笔和心灵的枷锁开始脱落。

从印象派开始,在诺曼底成长起来的风景画不再是宗教画的背景,不再是历史画的点缀,它登上了舞台中央,被聚光灯照亮。此后,各个艺术流派无论是继承发扬亦或调整反拨,从中皆可见出印象派的身影——对自然的细腻感知与无限热情。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罗贝尔·安托万·潘松《塞纳河畔》布面油画 73×92厘米 1910年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安德烈·汉堡《多维尔九月的午后》布面油画 27×35厘米 1982年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安德烈·汉堡《九月的特鲁维尔海滩》布面油画 27×35厘米 1971年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展览现场

印象新生——法国诺曼底油画写生与影像展

展览现场

艺讯

白石老人画的龙,见过么?

2024-1-6 20:45:07

艺讯

2024年十个值得关注的国际展览

2024-1-6 21:29:45

搜索